网站首页 > 行业新闻 > 正文

暴利的口腔医械市场,被新华社曝光!

发布时间:2020-8-19 9:16:50来源:杨乐

口腔医械市场高歌猛进的增长已是行业共识,这从种植牙动辄超过万元的价格就能体现出来。

2015年我国的口腔医疗器械市场已达1346亿元,据前瞻产业研究院预计,到2020年相关领域产品及服务的市场规模将突破4000亿元,复合增长率达到24.34%,远超医疗器械市场的整体增长率。

口腔医疗市场中,增长最快的领域是正畸和植牙。

正畸即对牙齿排列不齐,牙齿形态异常进行修整。传统矫正器是金属牙箍,但增长最快的是隐形矫正器。而种植牙,是目前兼具美观和功能性最好的牙列缺损修复方式之一。

此前,招商证券的一份研报曾对种植牙的手术成本进行了拆分:

  • 种植体3500~12000元;

  • 牙冠烤瓷牙300~1000;

  • 全瓷牙1000~2500元;

  • 手术费+麻醉费3000~5000元;

  • 总费用8000~22000元。

研报指出,我国种植牙市场正处于快速发展期,2017年接近200万颗,2011~2017年复合增长率达到56%,是全球增长最快的种植牙市场之一。

除此之外,该研究还给出了一份口腔医院收费价目表:

 

然而,新华社记者近日在长沙、成都等地调查发现,口腔医疗市场乱象重重,基本没有国产种植牙一席之地的中国口腔市场,洋品牌已形成垄断地位,“洋牙”暴利,畸形的口腔医疗市场亟待加强监管。

以下内容来自新华社的调查报道:

公立大医院的牙科专家号一号难求,牙科“黑诊所”却盘踞城乡,暗藏感染风险;种植牙洋品牌充斥,价格层层“叠罗汉”,动辄3倍暴利,不少患者只能“望牙兴叹”……“全国爱牙日”来临之际,记者在长沙、成都等地调查发现,口腔医疗市场乱象重重,亟待加大对牙科“黑诊所”“黑牙医”的打击力度,逐步规范种植牙市场。

市场需求大、投入少、利润高,“黑诊所”盘踞城乡

“我在这里等了好几天了,一直没能挂上号。”来自四川巴中市的患者刘女士在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院门口无奈地说,“网上的号早就没了,一个专家号要等几个月才有,等不起只好跑来了。”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牙科疾病日益受到重视。公立大医院的牙科专家号一号难求,患者需求无法完全满足,记者在成都、长沙等地了解到,不少患者涌向民营机构。

“种植牙对医生、技术、材料等要求很高,一颗好的种植牙需要经过充分的术前口腔检查和全身的健康评估,确立种植计划,而现在一些民营诊所为了追求利润,没有对患者进行术前检查,就盲目开始种植牙,给患者的口腔健康带来更大的隐患。”成都一位从事口腔医学多年的业内人士透露。

在良莠不齐的口腔医疗市场,还夹杂着不少“黑诊所”和“黑牙医”。市场需求大、投入少、利润高,非法行医者在菜市场、超市里支个摊子,配一些药水,摆几把钳子、镊子,就可以为患者拔牙、补牙、镶牙了……记者采访发现,这些“黑诊所”却被一些人视为治疗牙病的“实惠店”。

长沙市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执法局执法人员告诉记者,每年长沙市都会查处一批“黑诊所”,其中牙科“黑诊所”不在少数,隐匿在居民房内或城乡接合部、乡镇,没有独立的器械清洗室、消毒灭菌室,也没有进行诊疗器械消毒灭菌,甚至连口腔类别执业医师、专业消毒灭菌人员都没有。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感染科专家李异认为,在“黑诊所”进行口腔医疗暗藏感染风险,如果口腔诊疗器械的消毒灭菌不严格,可能导致乙肝等疾病的交叉感染。

湖南省儿童医院近期收治了多例因在“黑诊所”拔牙而发生口腔感染的患儿,其中最严重的患儿仅1个多月,因刚出生长出了马牙被家人送到一家没有任何医疗资质的诊所拔牙,最终因为伤口感染发生了败血症,经过抢救才脱离生命危险。“到黑诊所拔牙虽然价格低廉,但风险很大,特别是对于老人、儿童等群体来说,更容易发生感染。”李异说。

种植牙“套餐价”暗藏玄机

“近年来,口腔医疗行业高度市场化趋势明显,社会资本纷纷投资口腔医疗行业,民营牙科连锁机构遍地开花。”湖南好牙依口腔医疗集团董事长陈颖告诉记者,由于缺乏统一规范,质量良莠不齐,杀价竞争严重。

“进口种植牙只要4985元一颗起”“多重豪礼优惠套餐”“特价4150元包干”等种植牙“大礼包”在很多民营医院随处可见,不少患者在决定种植牙时,没有被告知具体的细节和治疗过程,以至于后期被迫不断加钱,基本上做下来,一颗牙均价轻松过万元。

成都市民何女士发现有颗牙齿出现裂纹,到家附近的口腔诊所就医,医生建议她种植牙。“刚去的时候,说种牙3000多元一颗,材料是进口的,我答应了。在陆续治疗过程中,又增加了各种项目,说我的牙髓需要先治疗,早就超出预算了。”何女士说。

“先以较低价或优惠套餐吸引患者,然后在治疗的过程中随机”添加“项目,以增加总价,这是一些牙科种植牙的常见套路。”成都一位民营口腔医院负责人透露。

“洋牙”暴利,口腔医疗市场亟待加强监管

长沙一家口腔医院院长告诉记者,种植牙收费较高,医院引进的口腔材料基本上都是洋品牌,价格高的有瑞士ITI、瑞典诺贝尔、德国费亚丹等,便宜点的有韩国奥齿泰等。

“医院购入韩国种植牙,要花3000元;购进瑞士ITI种植牙,要花4000多元。加上数千元的检查费、手术费、麻醉费等,患者需要花1万多元完成整个种牙过程。”这位院长说。

“这倒不是医院牟取暴利,而是中间环节多,利润留给了中间环节。”一家医疗器械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种植牙系统从出厂到患者手中,要经过厂家、全国总代理、地级市代理、招投标代理公司、医院等多个环节。每个环节都要产生成本,几千元的产品到患者手中就变成了上万元。

“整个口腔市场都没有国货,国产口腔耗材产业起步晚,基本没有国产的种植牙,如今口腔市场洋品牌已形成垄断地位,其中瑞士、德国、韩国占据三甲。”长沙市一家口腔医院负责人说。

目前种植牙齿不属于医保报销范畴,患者只能自掏腰包。花1万多元种一颗牙齿,一些患者只能“望牙兴叹”。“我一个月工资扣除公积金、医保等,到手的只有3000多元,要种上一颗牙齿,需要辛苦工作半年。”长沙患者刘斗说。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种种乱象显示,当前口腔医疗市场亟待加强监管,加大对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逐步规范种植牙市场,让口腔药品和医疗器械流通、销售等环节公开透明,才能矫正当前畸形的市场。

 

上一篇:口腔医院整体“搬上”京东 打造“互联网+医疗健康”行业新模式
下一篇:再冲港交所 中国口腔医疗求解业绩乏力